社政漫談

我仍然關心
小P



文章開始

最近打算跟好友S一同旁聽區議會會議,誰知我因事未能出
出席。我發了一個電郵說(原文為英文):

「最近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西九)和大角嘴重建計劃是 貴
區的熱點議題(hot topics),縱然短時間我未能出席區議
會會議,我仍然關心(I still concern)。」

議員回覆說:「你們都是很好的公民(citizen)喔,因為
你們仍然關心地區的發展,仍然關心這些議題。」

近日又有久違多時的中學同學回港,彼此談起了近況。我
說:「工餘我仍然參與好些社會行動,最近還在南華早報
亮相。」

我仍然關心,我仍然參與,可是「我仍然」這三個字可說
得真的不易。說真的,領匯事件我可真的沒什麼「領會」
,報上連篇累牘關於西九的文章我無暇、亦沒興趣細閱。
有朋友更告訴我:「我對政治沒有興趣,我對選舉很冷漠
。」

對於我這個工餘還去旁聽議會會議,參加過七一遊行、各
式示威請願甚至選舉助選的「公民」,我深深明白那種無
奈和冷漠。我的家人最關切的,是能保住工作,戶頭有錢
;更上層樓,不要跟舊日的同窗相距太遠。我有位同學,
苦苦攻讀,為了考取專業資格,擺脫貧困生活。社會行動
、公共政策,能幫到我們什麼?

我仍然關心,我仍然參與,難道只能成為我的一句套語?
有一次,我也忘了我說什麼了,竟然換來朋友的一句:「
你說的這句話跟你的信念很不符合!」我想,如果我因為
生活的壓力、朋輩的冷漠而不再關心社會時事,甚至連信
念也不要,那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最近在報上讀到馬基召
後悔為領匯事件上訴,他說領匯上市是為市民好,他領了
綜援,就得支持政府;食君之祿,就得擔君之憂。我想這
算是一個現代公民的意識麼?有點兒像封建時代的「臣民
」(subject)!

或許大家不一定要了解領匯事件、西九和紅灣半島事件的
來龍去脈,也無須弄懂公民、國民和臣民的區別。或許我
仍能無悔的,是我仍是一個有「現代公民意識」、有信念
的「公民」(好不好很難說)。或許更重要的,是就算歷
盡了多少的風霜,我仍然關心,我仍是我。


上網日:2005年1月12日
更新日:2005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