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感

我看《蝴蝶》
狡童



文章開始

我覺得《蝴蝶》代表人深處盤纏的心結。

那是一份未了的心事。
小蝴說她最好的朋友(真真,即少女時期的愛人)在二十
三歲出家。
自此,她的生命失去色彩。
她找到深愛她的丈夫,生了趣緻的女兒,成為平凡的中學
教師。她以為會這樣度過一生。

直到遇上小葉,一個到處流浪的率性女子,她再次想起真
真。
或許是想念真真,小蝴背著丈夫,抱著女兒,每天跟小葉
見面。
她以為自己對不起真真,當年的分離,真在逼不得已。
「過去的,讓它過去吧」
其實她一直沒有忘掉熾熱的青春。
面對離家出走,搞同性戀的學生,她給予過來人的同情。

好像老得快死了。她已經三十歲。
瘋狂的疾走,忘情的哭笑,存在黑白的記憶。
丈夫說,你很久沒有購物了,出外逛街吧。
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感激。
小葉說,所有家具都是撿回來,只是嬰兒床是新的。我靠
著希望過日子,我還有多餘的力量給你。

那一年,真真積極地投入社會運動,輟學,流落異鄉,走
過許多荊棘,最後發覺修行佛道,才真正感到平靜。
留下小蝶,繼續尋覓。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只要你答應不離婚,你想做什麼我都不會干涉你,丈夫說

我變了。
小蝶坐在陽台的欄杆,兩腿高高地吊起,搖晃著,不防一
隻拖鞋掉落了,她想也不想就把另外一邊也扔棄。就像小
女孩的天真,她最終尋到快樂。

有時我會悲觀地想,是那種人,永遠都是那種人。
油瓶的命運。
於是無可奈何地接受一切。
小蝶,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會愛我嗎?
我不知道生命的長度,也許已走了一半。我記得你說過,
看著照片中的我,可以想像將來七十歲的樣子。
我現在看你,還是覺得照片中的你比較可愛。

我喜歡劇終播出的歌曲,〈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林一峰曲詞。

"永遠有一個吻未嘗
有些燭光未燃亮
若愛太苦要落糖
結他斷線亦無恙
to hug someone
to kiss someone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永遠有不妥協傷口
有些憾事不放手
若你太刻意淡忘
越會補不到缺口
why don't you hug someone
just kiss someone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最好的尚未來臨"

ps
關於電影的我不想多談,只覺戲中兩雙女角的臉容都透出
光采。

洛謀寫的〈開始與終結──論麥婉欣「哥哥」、「薩拉弦」〉


上網日:2004年12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