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聲

我的建築師 My Architect
Jas



本片海報

文章開始

片名:My Architect: A Son's Journey
編導:Nathaniel Kahn
年份:2003
地區:美國
片長:113分鐘(彩色)
語言:英語

父親逝世時,他才只得十一歲,二十五年之後,兒子為了
深入了解父親的世界,花了五年時間,製作了這部對他個
人心路歷程來說別具意義的紀錄片。

影片從他父親於一九七四年被發現神秘倒斃在美國紐約Penn
車站開始。警方和醫院當時都不知道那死者就是二十世紀
當代建築界偉大建築師之一Louis Kahn,他的遺體在太平
間存放了四天之後,才終於找到他的家人來認領。Louis Kahn
享年七十三歲,死前他在印度公幹完畢,回到美國,準備
返家途中,不料在車站因心臟病發作而與世長辭。

當時美國各報章均報導了Louis Kahn的死亡事件,報章的
訃告卻沒有提及Louis Kahn十一歲的兒子——Nathanial Kahn
的名字,因為一般人都不知道,原來Louis Kahn除了跟他
的太太Esther Kahn生有一名獨生女之外,他還有兩段婚外
情。

第一個情人為他生下一名女兒Alex,他跟第一個情人分手
之後,在一次機緣巧合下認識了他的第二個情人,也即是
Nathanial的母親Harriet Patterson,她是一名Landscape
Architect。

她當時三十二歲,愛上年紀比她年長雙倍的Louis Kahn,
兩人結下忘年之戀。當她懷了他的孩子時,她的家人均苦
勸她把孩子拿掉,但是深愛Louis Kahn的她,還是毅然決
定生下孩子。她跟Louis Kahn的感情維繫了十二年,要不
是他突然逝世,這段關係還會維持下去。

Nathanial在影片中說在他的模糊記憶中,父親大概每個星
期來探望他和母親一次,每次父親都會說很多故事給他聽
。當時他經常問母親:為什麼父親不能跟他們一起生活?

當然,有很多事情要等到他長大之後才漸漸明白。可是,
他卻已經沒有機會去了解他的的父親。在他心裡,父親一
直是一個無法解開的謎團。

這部影片,就是他嘗試去解開這個謎團的過程。

為了拍攝這部記錄片,Nathanial特地訪遍他父親所設計的
建築,尤其是他從未見過的建築,例如Salk Institute、Kimbell
Art Museum、Exerter Library等等都是他在建築界備受好
評的作品。Nathanial甚至遠赴印度和孟加拉,去拜訪他父
親臨死前尚未完工的作品,也是他父親的終生事業中,最
受世人所景仰的兩件經典作品——孟加拉的Institute of
Management和Capital Complex。

Nathanial說他對父親的童年往事只略知一二,只知道他是
猶太人,年幼時隨家人由愛沙尼亞(Estonia)漂洋過海移
民至美國。他的個子不高,外貌不揚,年幼時在火爐邊玩
火而燒傷了臉,學校的同學們都譏笑他為「疤痕臉」(Scar
Face)。

Nathanial也訪問了跟他父親曾經有交往的人物,當中包括
揚名國際的美國建築師Phillip Johnson、貝聿銘,還有地
盤建築工人、同事、朋友,甚至一些曾經跟Louis因為工作
而發生意見衝突或相處不來的人。

Louis Kahn在建築事業在晚年才大放異彩,他的建築設計
公司一直都無法承接到能維持生計的工程,早期一直靠他
的太太Esther扶持渡過經濟困境。

Louis Kahn的創作靈感在他到過歐洲一遊之後有所領悟,
他在羅馬、希臘、埃及等等看見不朽的古代建築或遺跡後
,深受感動:一棟建築橫跨數百或數千年時空,依然受世
人景仰,意義何其深遠。他終於在五十歲摸索到他的獨特
建築風格,創作靈感源源不絕。

認識Louis Kahn的人,都稱說他是一個把生命全力傾注於
建築事業的人,他的辦事處就是他的家,工作起來可以不
分晝夜地進行,累透了就在辦公室地上舖張墊子睡覺休息
。年屆七十,依然熱心接受邀請到各大學教講授建築學,
還妄顧長途旅途的熬煎而風塵僕僕往返孟加拉和美國之間
,跟進他在孟加拉的龐大建築工程。

Nathanial訪問的人物跟Louis Kahn的關係愈來愈親近,他
約了兩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在父親所設計的房子坐在一起閑
聊,談起關於父親的事情。Nathanial回憶說,那一次的聚
會留下很深刻和奇妙的感覺,那棟房子彷彿有一種難以形
容的力量滲透在半空中。

他甚至也鼓起勇氣訪問了他的母親,他問:「你真的從來
都沒有恨過父親嗎?」他的母親溫和而肯定的回答:「沒
有,一點都沒有。」

他的母親在Louis Kahn逝世之後一直都是單身,兒子問她
:「你仍然想念父親嗎?」母親答:「偶然吧,沒有以前
那麼多。」從她母親溫婉而淡靜的語氣中,隱隱流露了她
對Louis Kahn多年來無怨無悔的深情。

影片最後一幕是Nathanial站在孟加拉的Capital Complex
前默默凝視,這是他父親臨死前最耗費心思最登峰造極的
作品,他說:當他第一眼看見這棟花了二十三年方建成的
宏偉建築時,他突然很清楚知道,這部紀錄片將在這裡結
束。

導演處理這部紀錄片的手法恰到好處,沒有賣弄自己作為
私生子的不幸身世、沒有去判斷他的父親、沒有矯情造作
,也更加沒有對他父親的作品作學術性的分析。他只是憑
他的能力範圍之內去發掘有關他父親的生命事跡,嘗試從
別人所認識的Louis Kahn去進一步了解他的父親。

Nathanial也花了很多時間蒐集了六十年代期間別人拍攝他
父親的黑白片段,Louis Kahn當時在美國的知名度已經很
高,曾經上電視接受不少訪問,也曾經有人製作有關他建
築作品的紀錄片。

Nathanial刻意選用了一些他父親正在走路、過馬路、穿梭
在街頭、在大學授課、還有辦公室低頭專心工作的片段,
他說希望觀眾可以看見他父親的身體語言、臉部神情和一
些不經意的小動作,因為這也是他所渴望看見他父親的一
面。

導演所訪問的不同人物,皆各自對Louis Kahn有不同的印
象和說法,他所追溯的父親當然也沒有給觀眾一個終極的
答案,但是在他冷靜的觀察和蒐集過程中,他建立了一個
遼闊的空間,讓觀眾從容地仔細旁觀,在他父親的生命光
輝裡,在他探索的過程中,讓我們各自覓得一份說不出的
心靈觸動,一點溫和的光。

2004年10月

後按﹕
筆者在愛丁堡看的是特別預映場,該戲院邀請了導演和監
製遠道從美國而來,在影片結束時,跟觀眾舉行一個交流
會。導演Nathanial Kahn 的外表有點像他的父親,個子不
高,外表平凡,筆者尤其喜歡他沒有一般美國人那種誇大
其詞令人避之則吉的談吐作風,反而很溫和,語氣平實,
沒有架子。

官方網站


上網日:2004年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