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接觸
洛謀 〔電郵網站



上一節

(六)

今天走在走廊上,趁還沒有上課,我在走廊踱步,和別人
擦身而過。我倚在欄河。時間靜止。

我仰望,雙手托一托眼鏡,然後望向天空,想一篇小說的
內容。編輯趕著追稿。同學總說,我不像中學生,是的,
我的正職是創作。

右邊的肩膀感覺一隻手,中斷我的思路。又是這臭小子,
剛剛看完「四月物語」,就說我假裝山崎武藏野。

「要是我是山崎武藏野,至少也要有個榆野卯月般的小師
妹暗戀著呢!」

「那麼她要不要跟你入大學?岩井說那是──」

「愛的奇蹟。」

「對,愛的奇蹟!──可是,榆月不行嗎?反正名字也差
不多。」

我莫名其妙地生氣起來。


(七)

我和榆月在路上相遇。那是一條小巷,上、落,上、落,
每天也走在這條小巷。我拍一拍榆月的肩膀。

她回頭。

我寒暄。

她沉默。

繼續走。

因為喜歡思考而這條路容易給人靈感特別是小說創作於是
我在這條小巷穿插來回直至倦了我停下。

然後,又再漫無目的。可是,我依然喜歡這條小巷。於是
,左、右、回去、過來,好幾次。和榆月擦身而過,而我
們總沉默。


(八)

連線。

小女子登入。

︿ˍ︿

:)

喂!

喂!

說話啦!

真是可笑的。今天我走在巷上……

嗯。

你知嗎?那是一條給人靈感的小巷,我喜歡在那裡思考。

很好嗎?

對,尤其是小說創作。我今天在那裡來回踱步,好幾次和
一個朋友擦身而過,但總是沒有說話。


女孩嗎?

嗯。

喜歡?

也不算呢!

在意?

會嗎?

才沒有甚麼出奇呢!我班上有個男孩,又是這樣的。或者
大家都喜歡沉默嘛!


你沉默?看不出啊!

那也看不出你會沉默呢!

語言,也是一種表達方式而已。

就好像ICQ?

對啊!有時只會寒暄,有時又會說上個多小時,就好像「
傷心街角戀人」那種!


你說,如果有一日,不給你一點回應會怎樣呢?

韓石圭發現全度妍在騙他?

不是這種。只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

我想……會有影響嗎?


(九)

陽光射在課室的桌上,我攤開稿紙繼續寫我的小說,描寫
男孩和女孩靜默的對望,而我在假設他們的眼神。

由遠、至近、至遠、至近……

我左手托著前額,右手放下原子筆,閉目。

上課。

下課。

我突然想看一齣電影。

我站起,在課室走了一個圈。榆月拿著一份報紙,電影的
那頁有「觸不到的戀人」的廣告。我被「il Mare」所吸引


海邊的小屋會是怎樣呢?聽說韓文原名叫「時越愛」,很
不錯的名字!

不錯,我就是需要這種感覺。

榆月翻一翻報紙,她抬頭,然後看到我。就這樣我們靜默
的對望,我終於想到小說的描寫。


(十)

我和小女子談論近來上映的電影。

《觸不到的戀人》怎樣看?

一樣呢!我也希望去看嘛!

一塊兒去看好嗎?

不,我喜歡這種在網上的談話方式。

不用負責嗎?

才不像你們這些男生呢,只是喜歡這種感覺。女孩子是很
喜歡說感覺的。


像藤井樹?

未必完全這樣的。至少她不清楚自己。

是嗎?妳清楚自己嗎?

我?也算吧!咦?這是你頭一回用“妳”呢?

有關係嗎?

唉,算了!

打算看嗎?

那當然呢!nˍn我今天單是看那廣告也用了三分鐘。

不是吧?

是吧!

自己去看?

不知道啊!看看有沒有人約呢。

呵,小女子也不是甚麼堅強的。

那又有甚麼關係?


下一節


上網日:2003年1月19日